如果这些你都没消费过,就别硬装年轻人了

中国青年报 阅读:33968 2020-12-10 16:01:11

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0日电 (赵佳然 付玉梅)“盲盒、汉服、JK、潮鞋、电竞……以上如果你一个都没有接触过,那么就别硬装年轻人了,认命吧。”看到这个段子的你,是不是扎心了?

以上提到的几个关键词是某短视频平台对95后年轻人的用户画像。你可能没想到,95后凭“一己之力”,让不少小众文化变成了资本觊觎的“大生意”。近日,“盲盒第一股”泡泡玛特即将上市,95后的消费潜力再次引发热议。不妨来看看,你在这几个领域消费了多少钱?

“掏空”年轻人钱包的企业要上市

近期大火的盲盒,让原本小众的潮玩圈出现在大众视野。

“我大概一年多之前开始玩盲盒,只要有新出的系列就会去了解一下,虽然也会克制自己,但不知不觉就会积累一大桌子娃娃,加起来也是不少钱。”刚毕业不久的白领小樊表示,自己除了购买盲盒作为消遣外,还会关注社交媒体上的圈内玩家,不少人“入坑”后动辄花费数万元购买盲盒,也有玩家以超高溢价购买潮玩,仅为收集某一个系列。

据了解,市面上盲盒的单价通常为50-70元不等,但掉率超低的“隐藏款”在二手市场可能会被炒出数十倍价格。闲鱼数据显示,一款“潘神圣诞隐藏款”盲盒曾被卖出2350元的高价,溢价近40倍。

热情的盲盒玩家们更是把头部潮玩公司“买”上了市。12月11日,以销售潮玩、盲盒而知名的泡泡玛特将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,被业内称为“盲盒第一股”。其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公司营收从1.58亿元增长至16.83亿元,2019年净利润达到4.51亿元,相当于2017年的289倍多。

招股书还提到,泡泡玛特自有IP包括Molly(茉莉)、Dimoo、BOBO&COCO等,其中Molly的发布时间最长,带来的营收占比也最高,在2019年带来了4.5亿元的收入。

泡泡玛特羡煞旁人的爆发式增长也引来不少新玩家跨界入局。据媒体报道,目前市面上已出现“盲盒咖啡”“盲盒蛋糕”“盲盒小火锅”等商品,即消费者购买后打开包装才能得知具体口味,避免“选择困难症”。

消费内容社区什么值得买近日推出的《11.11消费幸福趋势报告》中指出,2020年“双11”期间,深受Z世代(即1995-2009年出生的人群)消费者喜爱的手办、联名周边,正在快速崛起。其中,乐高、高达手办销量分别同比增长46%和58%,而盲盒类产品销量更是同比大增124%。报告分析称,乐于“为信仰充值”的新生代消费者,让这些昔日的边缘市场正在逐渐成长为主流。

“为买把电竞椅,好几个月不敢生病”

“学生时代花重金买了张电竞椅,还有机械键盘、电竞耳机、自定义鼠标,一套都是配齐的。为了游戏的体验感,硬件配置也是尽量拉满。”97年男生言宁回忆起自己大学时期对电竞的痴迷,感慨那时候也是挺“拼”的。

从初三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,言宁起初对“电竞”这个词没什么概念。后来一些衍生名词越来越多,比如“氪金(指支付费用,特指在网络游戏中的充值行为)”,电竞行业也逐渐生成出自己的周边产品。

一开始,言宁在游戏上的支出主要是用在游戏活动中的抽奖、购买皮肤和英雄(游戏人物),到后来,他又开始投入到各种游戏硬件设备中。

言宁回忆,学校宿舍椅子是靠背木椅,坐久了腰、颈椎会非常疼。于是,他大一时下了“血本”买了一把电竞椅,花了390元。“虽然跟专业的电竞椅比不了,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也是下了血本的。那时候我每个月生活费才1200元,除去吃饭和必要支出,剩下的钱没多少了。”言宁说,为了购买这些电竞配套,他曾连续三、四个月不出去聚会玩乐,也不敢生病。

《2020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中国电竞用户中,30岁以下的占六成,年轻化趋势加强。在消费群体的推动下,中国电竞的商业化趋势已初步成型。

例如,电竞酒店随着“电竞热”而水涨船高。“电竞酒店”即“网咖”和“酒店”的融合,可以兼顾玩游戏和休息的双重需求。《2020年电竞酒店消费趋势报告》显示,疫情发生后,作为人群密集场所的网吧无法开放,电竞酒店受到年轻人群的喜爱。

上述报告数据显示,2020年电竞酒店各月同比增速快于酒店整体9%到28%左右。全国范围内电竞酒店的人均每晚房费为160元左右。在用户画像上,电竞酒店受众以高校学生和喜欢游戏的职场新人为主,年龄主要集中在19到35岁区间。

“为追星花的每一笔钱都有意义”

最近刚开始实习的小雨今年22岁,而明年是她追星的第十年。

小雨追星的萌芽要追溯到她初二的时候。“当时身边追星的同学还很少,我偶然从一个歌单里听到了一位外国女明星的歌,然后去搜了她的舞蹈视频。看到视频的时候突然觉得,天啊,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偶像?再接着,我就一直喜欢她到现在了。”

从中学、大学到实习期,从“贴吧时代”到“微博时代”,经历了近10年,追星已成为小雨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说是精神支柱也不为过。而提及在追星方面的支出,小雨认为,喜欢一个偶像,为其花钱是自然而然的事。

“大学期间我曾参加兼职工作,会把闲钱投入到追星上来,多的时候大概一个月3000-4000元,开支包括购买专辑杂志、在选秀中投票、购买代言产品等。我追的明星不多,支出在圈子里算少的。”小雨说,自己会平衡追星和生活其他方面的开支,并不会让追星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或其他爱好。

小雨坦言,在追星圈里,粉丝花钱与否与自己表现出的热爱程度有很大关系,当自己喜爱的明星参与到名次竞争时,强大的粉丝群体便会尽可能地为其争取利益,“砸钱”也是其中一种方式。“攀比花钱、购买量这些行为肯定不可取,但如果自家偶像在竞争中惜败,很有可能会遭到嘲笑,这也是粉丝们不愿意接受的。当然,如果赢得胜利,我也会比自己得第一还高兴,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“有人认为,粉丝为偶像投入的金钱与精力看上去得不到实质的回馈,粉丝被‘割韭菜’了。但我觉得自己的消费都能看到去向,也有明确的用途,理智的粉丝还是有很多。”谈及对自己追星消费的看法,小雨这样说。

演唱会门票 受访者提供

与小雨抱有相似想法的年轻群体,构成了粉丝经济强大消费能力的来源。艾瑞咨询与IMS天下秀发布的《中国红人经济商业模式及趋势研究报告》中指出,2019年粉丝经济关联产业市场规模超过3.5万亿元,同比增长24.3%,预计2023年将超过6万亿。

报告指出,当前粉丝经济已发展出用户打赏、内容付费、品牌带货、广告植入等多种商业行为,在粉丝经济语境下,粉丝同时也是消费者身份。互联网时代的粉丝经济,是建立在消费生活、文化娱乐和网络媒体赛道上的经济业态,是新经济时代的重要发展机会点。

价格近万的汉服受追捧,店家订单排到明年年底

汉服、洛丽塔洋装以及JK制服(即日本女高中生制服),被爱好者们调侃地称为“破产三姐妹”,而同时喜欢这三者的人也会自称“三坑少女”。随着二次元及其衍生文化在95后群体之间的飞速兴起,它们从世人眼中的奇装异服,逐渐向新兴文化圈靠拢。

97年出生的小杏,一度因为对动漫的喜爱转而对其中经常出现的JK制服产生了兴趣。接着,了解到“破产三姐妹”的她,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开始了解汉服。从大学开始,她便将汉服当作日常出行穿着,哪怕工作后需要一周五天穿工作服,她也不会错过穿汉服出游的机会。

“我和身边的朋友比较追求汉服的性价比,购买的衣服大概在200-500元之间,这个区间在行业内也比较多见。当然,也有不到100元的‘白菜价’汉服,而材质名贵、做工复杂的汉服则可能价值上万。”小杏介绍道,圈中一家较为知名的汉服品牌价格多在数千元甚至近万元,但愿意为此一掷千金的粉丝不在少数,其预约的工期已安排到2021年12月。

来源:中新经纬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