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所见略同,中美两国要对互联网巨头动手了

晨枫老苑 阅读:20410 2020-12-17 14:01:40

内政和外交,从来都是一体两面,密不可分的。

最近,开了一个很重量级的会议。

明确表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的政治局会议还首次明确表示,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。这与此前11月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(以下简称《征求意见稿》)相呼应。

然后,官媒开始发声:

“反复强调,要把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努力实现更多“从0到1”的突破。掌握着海量数据、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,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、有更多追求、有更多作为。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

嗯,几乎是针对互联网巨头们的的发声。

再参考下之间郭树清大佬的针对性发言:

这个是几乎点名般的针对。

在看这个新闻,反垄断大会,杭州召开?

这个都不用点名了,都懂。

关于互联网巨头在未来会如何,本号已经写了两篇文章了。

两篇夹学文章了

中国互联网巨头们已发展成为“怪物”,是时候约束他们了

美版马云,被美国人民抛弃的扎克伯格

“第一点,互联网没有“原罪”,却有“后罪”,从瑕不掩瑜变成防患未然。

第二点,互联网市场基本发掘完毕,而信息技术新的增长点还为时尚早。

第三点,逆全球化的出现,改变了中美两大玩家的战略思维。

就是这三大趋势。

就是这三大趋势,汇聚到一起。

中美,就这样酝酿决定,要一起不约而同的对互联网巨头,动刀了。”

孟子说的好:

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

国恒亡

然后知

生于忧患,而死于安乐也

作者要说的:

入则无企业初心,出则无全球化竞争

巨头恒被割

然后知

相比其他自媒体后知后觉的说互联网巨头的具体危害,我更喜欢把事件置于历史进程大背景下厘清过去推演未来。

相比现在自媒体异口同声甚至态度大变的指出马老师的“狐狸尾巴”,我只会想起18年写野望系列辨奸论时的被众人目为仇富极左的言论围攻。

现在依然有好多瓜友记得当年,给他下的那句当时听起来绝对耸人听闻的判断——

“要么XX!要么XX!”

2022年越来越近了,揭牌的时刻也就越来越近了。

不要听其他自媒体忽悠,他们从根本上就对蚂蚁这件事的性质拎不清,屁股一开始就坐错地方圆不回来,才会说出蚂蚁半年后能重启上市这样没有政治认知的话。

蚂蚁不想被彻底分拆不想被反垄断收归国有,就要等2022年,等2022年的最终揭牌,等他的生死揭牌。

我们现在还要让蚂蚁吊着一口气,不能让蚂蚁快快的死,也不能让蚂蚁好好的活。

蚂蚁快快的死,他们就壮士断腕,不想谈了。

蚂蚁好好的活,我们就制约全失,无法谈了。

一个半死不活的蚂蚁,才是最好的谈判筹码。

今年人事,我们挟疫情大胜之威望赢了,为未来的最终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今年蚂蚁上市,我们也乘中美一起摔杯为号的外部东风,成功为2022添上一个有力筹码。

这点今天不多展开,和大家聊一聊很多人都不知道的,中美联动。

内政和外交,从来都是一体两面,密不可分的,13年那次中美联动,主要是美国提出,我们中国给美国配合。

这个论断可不是有多么高级别的信息渠道得出的,毕竟这类信息的级别太高了,岱岱是通过事后诸葛亮分析的。

首先,美国方面的情况是,08年金融危机,美国国内对华尔街一片骂声,民众和一些政界都要清算金融资本。

但华尔街大而不能倒捆绑了美国,最终美联储和财政部真金白银的救了市。

然后,时过境迁,在13年美国金融风险好转,华尔街对美国一损俱损的程度下降,更重要的是,13年是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开始。

2012年11月6日,奥巴马在大选中击败共和党挑战者罗姆尼,成功连任。

奥巴马无连任顾虑,前4年也积累了政治能量,于是,美国终于能腾出手来开始对华尔街秋后算账。

13年,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开局之年,华尔街掀起了反腐风暴。

美国要动华尔街利益,是必定要和我们中国做好沟通的。

美国有很多利益集团,美国的政治是各个利益集团互相博弈互相综合的结果。

而华尔街很特殊,华尔街资本是中国在美国的利益伙伴,华尔街因为捆绑了中国影响力加上本身金融的顶层属性,美国要动华尔街,势必会引起中国的警觉。

中国会觉得,08年中国花那么大力气救了美国,结果元气好了后就对中国在美国的小伙伴动刀,这是不是准备对中国动刀的先声啊?是不是美国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动作啊?

所以,13年那次,奥巴马政府事先知会了我们。

我们表示理解之后,也很配合,毕竟这是人家的内政,而且当年我们还没有中美翻脸的足够实力。

只是我们也不想失去对美国施加影响的小伙伴,所以我们进行了有限的配合。

是的,柿子捡软的捏,我们重点揪的是国企和华尔街投行的反腐。

而实际上,真正的核心纽带,不是那几个职业经理人的,我们不想打断这个纽带。

在美国方面看来,他们的揪的关键是华尔街资本大鳄在次贷危机中的违法操作,我们有限的配合本来就是锦上添花,或者说是表示理解美国,不会误会美国的动作信号罢了。

然后,13年开始,被秋后算账的华尔街在美国的政治影响力,日益萎缩。

只能说,是物极必反吧。

华尔街利益集团,算上普通员工,也就不到100万人,占美国3.3亿总人口的不到0.3%,却占了美国所有企业利润的47%。

0.3%的人吞了47%的肉,富得流油。

99.7%的人抢53%的肉,抢的头破血流。

美国霸权主导的这波全球化历史进程,肉全给华尔街了,而最终08危机又搞砸了美国,华尔街利益集团被美国各方利益集团清算削弱政治影响力,也是天道有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

这对我们不是一个好信号。

因为我们的小伙伴在美国越边缘化,中美关系的不稳定因素就越加大了。

2014年中旬,前财政部长保尔森和盖特纳、以及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都将在华盛顿的美国联邦法院出庭作证。为自己在金融危机中救助AIG的决定进行辩护。

当看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保尔森,都出庭的时候,中国心里,肯定是有点隐忧的。

果然,等混不吝的懂王上台后清洗白宫后,华尔街在白宫的人只剩下财政部部长一个光杆司令了,根本为中国说不上话。

懂王这几年,倒是军工复合体取代了昔日白宫的政策影响力,而我们和美国军工复合体是有结构性矛盾的,华尔街和我们可以赚钱,而军工复合体是全球扩张战略,是要到处找摩擦到处打仗发财的。

我们可以和华尔街做朋友,但和美国五角大楼做朋友,太难了。

我们总不能复制对华尔街的和平赎买发展战略,向美国五角大楼买导弹买航母,养着供着美国军工复合体吧?

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卖国的事?

所以,美国军工复合体当道,不利我们,华尔街当道,利好我们。

13年中美联动,大致就是这个情况。

美国找到了对华尔街秋后算账的机会,考虑华尔街与我们的情况,照会我们希望我们不要误判美国战略意图,我们也顺应国内反腐形势,有选择性的适当配合了下,中美联动,一起推动了华尔街在美国影响力的退潮。

不知不觉,7年多过去了,2021年,拜登即将上台。

好了,继续中美联动话题。

这波联动,是美国主动还是中国主动呢?

先不用信息渠道说话,我们用公开信息说话。

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,对巨头动手,舆论先行。

互联网的兴起,首先在美国,对互联网的批判,也首先在美国。

18年前后,美国很多权威媒体就已经吹风对互联网的批判了,而且不是就某一个互联网巨头的批判,而是上升到互联网技术对人类是福是祸这种深层次认知。

而那时候的中国,舆论上还是偏浅了些,比如滴滴打车,我们批判的重点在柳家的东林党,比如网购,我们批判的重点是假货以及实体经济的衰退,比如互联网巨头的压榨,我们批判的重点是996工作制和35岁一刀切,我们还处于就事论事的阶段。

中国自媒体界开始正视世界潮流变化的第一人,我记得是这位牛人。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V5Dk4gpzpdb-zsfurp9ZiA

“2019年4月,纽约时报发布的一篇名为《减少互联网是唯一的答案》(The Only Answer Is Less Internet)将西方主流媒体对互联网行业的批判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。

在此之前,仅2019年4月一个月,西方主流媒体就出现了 20 篇左右泛互联网行业负面评论(非新闻)。撰文媒体覆盖纽约时报、华盛顿邮报、VICE、Buzzfeednews、NBC、哈佛商业评论、《财富》、The Verge 等不同类型媒体。

而事实上,这种舆论批判的议程设置自 Facebook 剑桥咨询事件后已经持续一年左右。”

这位自媒体同行,很是佩服,这篇神文,更佩服。

洋洋洒洒几万字,学术论文般,基本上把欧美发酵了一年多的对互联网技术的本质思考,分条缕析的一下子全引进到了中国国内。

当时中国国内的商界也好,学界也罢,政界亦然,大部分人在对互联网认识上落后了世界前沿,有少部分人也介绍过,比如15年就有自媒体提出平台型互联网巨头没能提高生产力,国家需注意,但都没这篇文章全面深入。

这篇文章引起的舆论争议,让国内各界业内人士顿时有“睁眼看世界”的感觉。

当然,也是因为中国互联网对舆论的控制牛逼于美国同行, 所以我们才后知后觉。

欧洲一个很牛的智库年初的时候就做了美国大选的系列研究,得出了拜登和懂王最大的不同不是对华政策,而是对俄政策。

这个研究报道在上半年就被学界政界传阅,议论后成为通识。

这个政治认知方面,我们中国就没有滞后,没有后知后觉。

就在下半年给大家普及这个知识的时候,还有好多自媒体专门写文驳斥的这一论点,认为懂王联俄制华是伪命题,懂王拜登最大差异对俄态度是伪命题。

有的还打着体制内人士的旗号说这个论点文理不通。

真的不知道他们的信息渠道是什么?是下水道吗?

这是下半年大选前一个月才抛这个出来,已经是晚于学界政界的最新动态了,中国时政自媒体真的是门槛太低了,怪不得有些业内专业人士对时政自媒体嗤之以鼻。

“信息不对称,是权力的来源之一”,中国时政自媒体在这一项上,需要向专业人士看齐补课的。

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主任杰里米·夏皮罗:“在本次美国大选中,对华政策几乎没有什么看点。相反,俄罗斯问题才是今年美国民众需要作出的主要外交政策抉择。”

对互联网技术的本质认知,我们滞后了一年,舆论上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。

欧美已经先我们一步做好了舆论的准备了,也自然,在行动上领先我们。

2019年,小扎就先被祭旗了。

然后,2020年年中,美国又扩大范围。

下半年美国并没有因为大选的胶着而停止对互联网巨头的磨刀霍霍。

“12月10日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与来自48个州和地区的总检察长联盟分别对Facebook提起了两起反垄断诉讼。

而在10月21日,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刚刚对谷歌提起诉讼,瞄准这家科技巨头在搜索和广告业务上存在的垄断行为,指控谷歌利用其市场主导地位打击竞争对手,从而违反了公平竞争法。这是自1998年制裁微软以来20多年里,美国政府针对高科技领域发起的规模最大的反垄断举动。”

就在美国对互联网巨头一脸垂涎的时候,我们几乎在同一时间,也开了个会。

中美再次历史性联动,是最高机密,没有明确信息情报,不知道是中美哪家主动挑起这个合作的。

但是,从公开信息分析告诉你,欧美比我们领先一年发动了舆论吹风,并在19年就祭旗开局,直到大选尘埃渐定打算全力行动,同时期直到今天,我们在行动部署上都落于人后。

那几乎可以明确的告诉你——

这一次和13年中美联动一样,是美国主动挑起这个合作。

是美国主动提出的,那就好办了。

正好我们也需要好好的洗涤资本的罪恶,我们也需要存量博弈的更多存量转移,我们也需要杜绝互联网资本对政治的越界行动,我们面对美国这次主动递上联动的橄榄枝,我们何乐而不为呢?

是的,这一场酒宴,不是鸿门宴。

这一场酒宴,虽然中美各怀心思,但是中美都能好好的优化国内资源配置,而且两家也争取到了在特定领域缓和关系的可能,所以,这场局,我们赴宴了。

2021年的酒宴之上,中美将摔杯为号,你拿你的扎克伯格们下菜,我动我的马老师们助兴,中美两家青梅煮酒,坐论英雄,岂不美哉?

岱宗诗曰:

本文首发“吃瓜群众pro”,作者授权推送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